乘着光影旅行

photo-xuehai-688s

“先生,要拍张黑白照片吗?”

我忽然意识到嘴里的萨摩莎(Samosa)依然原封不动地搁在嘴边,赶紧囫囵咀嚼往食道里推进,礼貌地拒绝那突如其来冒昧的搭讪。

长期的出走,让我学会了嘴上牵着微笑,本能地拒绝前来推销产品的任何人。Surainder反而没有苦苦纠缠,给了我一个亲切的微笑,这让我对他有了好感。其实,不需要他进一步推销,我的目光,早已好奇地投向他身旁那木盒子。

架在三脚架上的残旧黑木盒子,看来历史颇久,我曾经在一些老相馆,见过类似的东西,但年代的久远,早已无法操作,只能充当摆设品。他主动让我窥探盒子里面的构造,那些道不出所以然的机关,早已生锈不堪。那无疑是一台老相机,木盒子其实就是让影像显影的小暗房,但到底能不能操作,我倒是疑惑。他拿了一本相簿,给我看看那些老相机拍摄的黑白照。照片大多失焦,但一列排开,却越看越有味道,仿佛相片里穿着现代的旅客,跨越了时空回到过去,拍了旧味甚浓的老照片。

“这是我爷爷留下来的遗物,至今已超过一百五十年。家里没什么值钱的留给我们兄弟俩,就留下这台老机器。我和弟弟每天都会在这里轮流摆摊子,等待有缘人,给他们拍张照片。”

听着Surainder娓娓道来他与老相机的缘分,我当下决定要他也给我拍一张。他引我坐在相机前的一张小凳子,调整了我的坐姿,给我摆了一个四十五度挺胸向前,双眼望向远方的姿势,然后熟练地打开相机前的镜头盖子,一开一遮,看似随性,却赞叹他对曝光时间的掌控得宜。

此刻,我仿佛乘着光影去了一趟旅行,走过了两个世纪。

 

攝影/文字/昇杰
刊登/688期学海《碎碎念旅行》专栏

Add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關於我

昇杰 SENG KIT

追光逐影的偽文青,不安於室的攝影人,賣弄文字口舌的旅人。Photographer & Traveller from Malaysia.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