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雨崩村

001

旅行,有时候因为不可预知的状况,而必须临时改变初衷。

此趟旅程,不巧遇上中国快速发展的步伐,原本欲通往的目的地,修路不通了,只能改道而行。稻城与亚丁,我们因此与它缘悭一面,无奈地埋下遗憾的种子。但更叫人意外的惊喜,其实正在远方的转角处,静候我们的到来。

我们从成都出发,横跨北纬三十度,朝云南丽江前进。沿途的旖旎景色,叫人赞叹,但总是感觉美得失真。沿途停驻游览,所到之处都有设立观景台,贴心地为你引见美景,如此周到的安排,反而让我无所适从。所谓的美,其实应该自己费心去寻找,亲身去感受,不经意发现的沿途风景,反而更能让思绪泉涌,挑动情感,不是么?

主人家的热情款待,我们只好全单照收。然而内心深处,总是向往那些美丽风景的另一面,云雾缭绕的山峦背后,是否依然存在与世无争的净土。

美丽的卡瓦格博

前往飞来寺的路上,我们心中不停默念唵嘛呢叭咪吽。也许心诚则灵,美丽的梅里雪山,在我们来不及回神时,赫然出现眼前,叫人措手不及。

002

梅里雪山,有个美丽的藏语名字—卡瓦格博,在藏语习惯里,那是主峰、山神和梅里雪山三位一体的称呼。梅里雪山地区常年气候变幻无常,阴晴全在瞬息之间,总是叫它披上神秘的面纱,羞涩地隐藏在缭绕的云雾之后。慕名来访的游客,若欲一睹见到她的真容,除了诚心祷告,也得要有好运气。

黄昏日落之际,天帘划开一道缝隙,卡瓦格博主峰大方出现在众人眼前,叫我们喜出望外。世人对美景的形容,总是富有诗意美感,但外人未必能够心领神会,唯有亲眼见证,才能感受当中一二。然而,当自己身历其境,却好像初见心仪的女神,早早蕴酿的赞美词,却因结巴而吐不出只字片言。

藏族人对卡瓦格博的崇敬,以这辈子能到梅里雪山转经朝拜,视为最大的荣耀。行五体投地大礼,或许是对卡瓦格博的爱慕,最直接的表达。在我眼里,那不仅仅是藏族信徒对神山的崇拜,也是对美致以最高尚的赞叹。

003

藏传佛教信徒,转山朝拜梅里雪山时,必到雨崩村。雨崩,那位于卡瓦格博背面,梅里雪山下的藏族自然村庄,原本不在行程规划内,却成了我此趟行程最期待的神秘地方。

朝圣之路

天空微亮之际,我们顶着冷冽的风,守候在观景台上,等候梅里雪山的日出。

天公也许疼惜我们这些单纯的旅人,心里没太多的期待,反而给我们带来惊喜。梅里雪山连绵十三峰,接受清晨第一道曙光的洗礼,异常动人,神圣不可侵犯。美绝的日照金山,让人心里洋溢着幸福,此生有幸遇见,已无遗憾。离开之时,诚心地对着卡瓦格博,默念一遍六字真言,才不舍地告别,前往下一个目的地。

004

西当村的雨崩进口处,只见人潮不断。雨崩村从来没有因为访客与日俱增,而给大家行方便,因为不通车,出入村子显得困难,反而让雨崩村保有纯朴宁静。除了选择徒步,你只能选择较不费力的骑骡代步。然而,骑在骡背走在崎岖的人马驿道,其实也未见轻松。 路途的艰难,仿佛也考验着来者的虔诚。

我跟随前去朝圣的信徒,背起行囊拄着登山杖,一步一步地彳亍向前。进村的路,极其狭窄,陡峭难行,不时还得让路给擦身而过的骡队。连续的上坡,空气逐渐稀薄,一呼一吸,倍感吃力。随行的旅伴,甚至开始有了轻微的高原反应,途中还把刚吃进肚子里的泡面和干粮,一并吐了出来。

005

一路走走停停,历时四个小时,才终于抵达海拔3700米的那拉宗垭口。然而,路途尚未结束,翻越了垭口,深深地缓一口气,我们还得迎来连续三个小时的下坡路。我的考验,这才正要开始,双膝开始无力颤抖。

神瀑的洗礼

穿越了丛林,眼前豁然开朗。沿途的杜鹃花盛开,五冠峰近似眼前,那藏在梅里雪山背后的藏族村落,随着脚步慢慢靠近,渐渐露出它神秘的面貌。

006

前来雨崩村的信徒,不像游客一样,选择在这里享受几天的恬静生活,而是选择继续迈进,来到梅里雪山五冠峰融雪而下的神瀑前,接受它的洗礼。精疲力尽的我们,决定保留体力,抵达村庄之后,选择在上雨崩村留宿,休息一夜储备能量,第二天才前去朝圣。

通往神瀑的路,长达七公里,徒步需时三小时。沿途的草木生灵,受到圣山的保护,躲过人类的砍伐和狩猎,得以肆意地成长。行走丛林山间,一路溪水相伴,路途轻松,只有接近神瀑的陡峻山路,才叫人吃不消。前方不时传来瀑布发出哗哗的声音,在山谷里回响,距离仿佛这么近,却那么远。

越过飞扬的五彩经幡,翻过那陡峭的山路,飞泻而下的神瀑,终于近在咫尺。我们学着藏传佛教信徒朝拜的方式,双手合十,嘴里默念藏语六字真言,绕着神瀑下的玛尼堆,顺时针饶三圈,让倾泻而下的神瀑,洗净全身。

007

008

心中的日月

与外界隔绝的两天,我们肆意挥霍光阴,与来自各地的旅人把酒言欢。黄昏的雨崩村,宁静而含蓄,这里仅有寥寥的三十几户人家,随山势一分为二,上下两村,咫尺相望,简单地生活着;夜里的雨崩,仿佛沉睡在卡瓦格博慈祥的怀抱里,寂静得只听见小溪流水和虫鸣声。

在离开雨崩村后,我们又重新踏上颠簸的崎岖路,继续未完的旅程。

有人说,雨崩村,就像是小说《消失地平线》笔下香格里拉的缩影。然而,我不禁回想十几天前踏上这趟旅程时,一路看见的景象。横跨四川和云南,沿途所见的,尽是快速的现代化发展与建设,深刻地体会少数民族文化的逐渐没落与消失。此时此景,让人不禁悲从中来,雨崩村,也许在不久的将来,无一幸免地迷失在人类发展的洪流当中。

我们一行人,带着各自的初衷一同出发,追寻那既真实又虚无缥缈的香格里拉。雨崩村,虽然不是旅途的起点和终点,却是此趟行程的意外收获。香格里拉,或许只是一个虚构的桃花源,但也许,它早在每个人的心中。

扎西德勒。

009

(刊登/《企点杂志》科技号)

Add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關於我

昇杰 SENG KIT

追光逐影的偽文青,不安於室的攝影人,賣弄文字口舌的旅人。Photographer & Traveller from Malaysia.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