萍水相逢

693-01

“我来自泽西(Jersey)。”

前往杰斯梅尔(Jaisalmer)市区三十公里以外的沙丘路上,坐在身旁的嬉皮是这么自我介绍的。也许我的脸上已经充满了问号,没等我开口,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接着说:“你或许会直接联想到新泽西洲(New Jersey)吧?”

嬉皮嘴里浓浓法国口音的英语,早已让我排除他来自美国的猜测,只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耳闻这个效忠英女皇的欧洲小岛国。嬉皮在印度旅行已经大半年,一路随性而行,比我早了几天抵达杰斯梅尔,挥霍了数天的无聊时光,终于等到我们这群旅人的到来,凑够人数租了一台吉普车,出发到郊外进行沙漠体验之旅。

嬉皮先生似乎对杰斯梅尔没有太大的好感,一路上只听到他唠叨地诉说自己这几天的“不幸遭遇”。话说他来到这个小镇后,随意住进一家旅馆,却碰巧遇上在那儿拍摄印度色情片的摄录队伍,连哄带骗地邀请他一同入镜拍摄,还以丰厚的酬劳诱惑他跟不知名的印度女郎上床,吓得他连滚带爬地逃离旅馆,途中还被一群野狗追逐,辗转之间,才被我们家的旅馆主人检了回来。这段在他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,却让车上所有人笑个底朝天,我们可是名副其实地,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。

693-02

693-03

693-04

随我们一同出发前往沙漠的,还有一群在路上不期而遇的以色列旅人。永远记得那一个夜晚,我们在沙漠里围着火堆,静静地望着头上的银河星系,那没有光害的夜空,美丽极了。手握着酒瓶,侧躺在棉被上,听着美妙的希伯莱歌曲,歌曲的内容,正好说着一个以色列人离乡背井的故事。那清清淡淡的旋律,跟此刻宁静的沙漠,很搭配。

我们不是没有聊天,只是不想打扰对方沉醉在宁静中的享受。我们偶尔聊起旅行的事,只是大家都刻意淡淡地带过。我们彼此心中的遗憾,就是我们无法去对方的国家,心中多么希望,这不会是一辈子的事。我忘了我是因为醉了而渐渐睡着,还是自然地睡去。那个晚上,星空为被,大地为褥,我们就这样一睡到天亮。

693-05

693-06

693-07

忘了在旅途上遇见多少旅人,但有他们的陪伴,彼此分享的旅途故事,都为自己的旅行日记,写上难以忘怀的几行文字。纵使我们从来不曾问过彼此的名字,连合照都未必会留下一张,听起来感觉潇洒,因为我相信我们总有一天会在地球的另一端再次相遇,那才是我们缘分的完美延续。

攝影/文字/昇杰
刊登/693期学海《碎碎念旅行》专栏

Add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關於我

昇杰 SENG KIT

追光逐影的偽文青,不安於室的攝影人,賣弄文字口舌的旅人。Photographer & Traveller from Malaysia.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