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连忘返

photo-xuehai-696

朋友都说,我在印度过着修行者一般的生活,日出而行,日落而息。回想起来,当时的生活可真有规律,对我这生活作息混乱的工作狂来说,那段日子过得太不正常。在那短短一个月的旅程里,我几乎是晚上十点以前就寝,然后睡到自然醒。所谓的「自然醒」,起床的时候,也不过是凌晨四五点。

记得那个早上,天未亮,兴之所至,决定摸黑出门,徒步前往附近的小山丘,俯瞰这个小镇的全貌。旅馆老板Deepak睡眼惺忪地为我打开前门,手指向黑暗的那一方,示意我朝着那个方向,一路走到山顶。那天清晨的寒意,全身忍不住颤抖,幸好早有准备御寒衣物,否则人未登顶就冻晕路旁。

眼睛渐渐熟悉了黑暗,前方的路越见清晰,原来上路的,不止我一人。一群原走在我前方的游客,渐渐被我超越,最后只留下渐远渐弱的喘息声。我庆幸自己带上了登山拐杖,三脚并行,省却了不少力气,但清晨的冷空气稀薄得很,每走一段上坡路,就得稍作停驻换气。登顶之路并不长,大约花了四十五分钟的时间,就来到一个小平原,那里应该是山丘最高的立足点,回头一望,白色圣城普西卡(Pushkar),就尽入眼帘。

那是我每到一座陌生的地方会做的事,寻找一个最美丽的角度,去感受它跳跃的生活脉络。手里捧着温热的奶茶,屏息静气地迎接第一道洒进这小镇的晨光,肉眼清楚看到那围绕着圣湖的,错落有致的白色建筑群,那个让我挥霍无数宁静时光的地方,原来就是河坛的全貌,神圣而庄严。

晨光带来了生活气息,也抖擞了精神,身体逐渐暖和,满足地迎接日出之后,恋恋不舍地回到山脚。穿过那络绎不绝的梵天神庙,来到甘地河坛(Gandi Ghat),我脱下脚上的凉鞋光着脚丫,沿着湖边看看清晨河坛的热闹境况,然后找个阴凉舒服的角落,享用着前一晚已准备好的早餐。满足了口腹,往旅馆的方向走去,总会经过那家几乎每晚都在那享用晚餐的小吃店,店员Rames总会将我拦截下来,热情地请我喝一杯热奶茶,盛情难却。

若不是之前旅途的奔波劳累,我不可能会在这里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服与宁静;若不是因为之前在路上总是遇人不淑,情绪烦躁,我不可能在这里遇见善良的人。我很感恩在情绪快要崩坏的时候,来到这个小山城,心中前所未有地,燃起不想离开的念头。

这趟旅程,我竟头一遭尝到流连忘返的滋味。

攝影/文字/昇杰
刊登/696期学海《碎碎念旅行》专栏

Add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關於我

昇杰 SENG KIT

追光逐影的偽文青,不安於室的攝影人,賣弄文字口舌的旅人。Photographer & Traveller from Malaysia.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