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nuary 17, 2018

关于恒河旁的二三事

photo-xuehai-702

每次回到印度,瓦拉纳西,那个依偎着恒河,孕育着印度古文明的老城镇,都会是我路途中的停靠站之一。

记得从德里一路走到阿格拉,所到之处都是浓浓的回教色彩,与我想象中的印度,大相径庭。回教信仰进入印度,迫使印度教文明南迁,难怪北印度所到之处,都是扬声器传来的熟悉可兰经祷告声。当中的失落感,全因自己功课准备不足,但来到瓦拉纳西之后,失落感瞬间一扫而空。

我喜欢瓦拉纳西的朴实而不造作,当地人的生活作息,赤裸裸地展现在你眼前,从来不回避世人的眼光。有人说它脏,有人说它乱,事实上确实如此,但却是它迷人的地方。我们都太习惯自我包装,从不以真面目示人,眼看着一切都是那么地坦荡荡,忽然觉得自己显得太保守了。

那是印度教徒心目中的朝圣之地,不管人生在世,抑或重归天国,此生总要前来一次。我记得有一次在恒河旁闲步,偶遇一位从南方来的印度大叔,身穿着朴素的传统印度白衬衫,手里捧着的,是他逝去的至亲。我们在河边有了一次短暂的闲聊,他说,他不喜欢北方的印度,但至亲刚过世一个月,他坚守了承诺,带着往生者的骨灰,来到北方的恒河,让逝者重归圣河,流向大海,迎向来生。

恒河旁的火葬仪式,日夜从不间断,一天平均有数百具往生者的遗体,被送到这里进行火化,然后把骨灰洒进圣河。然而,在印度教徒眼中,不洁之人,是不被允许火化的。这些人往生之后,遗体会被用布包裹,然后绑上大石块,接着抛入恒河,让遗体沉入河底。所以,如果在恒河水面上偶遇腐尸,请不必感到惊讶,与其一知半解,倒不如试着了解当中的缘由,尊重当地风土民情。

关于生死的课题,曾经因为无知而回避,但看见恒河旁那生生不息的生活百态,仿佛看见生命的轮回,不断地上演。在虔诚信仰的包围下,我的思绪也得到无限的解放,心情豁然开朗。每次回到印度,我总要回到瓦拉纳西,重新整理自己的思绪,再次出发。难怪很多旅人朋友都说,去一次印度,会对人生的看法有天翻地覆的改变,经过那次体会,我深深认同。

攝影/文字/昇杰
刊登/702期学海《碎碎念旅行》专栏

Add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