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bruary 18, 2020

關於英化數理教學, 我們到底在反對什麼?

關於英化數理教學, 我們到底在反對什麼?

英化數理課題很明顯是各個單位自帶風向的操作,而沒有正視這個課題進行理性的討論,分析它的利與弊和可行性。

我發現許多單位在媒體上發表反對的言論同時,也在鼓吹母語教育。我會說【鼓吹】,是因為多年來其實各單位在母語教育上的推行也不見有加強的力度,反而越來越多的種族主義言論出台,混淆民眾視聽。如果這些單位真的有在努力推行母語教育的話,那現在的華人孩子就不會在家大多都說英語,許多孩子連自己的母語都不願意/不懂得說了。

英化數理當年推行失敗,與其說孩子適應不良,倒不如說教育工作者沒有做好轉型的準備。英化數理不見得是壞事,只是推行宜三思而行,需要時間培訓一批能夠用英語教學的教職人員,然後才正式推行,從低年級開始逐年推行。低年級的孩子本來就是學習和適應能力強的,我見證過一名家裡從不說英語的孩子,半年後已經可以跟同齡小朋友用外語侃侃而談。

適應不良,一直都是大人的事,跟小孩無關。至於該在什麼年紀推行這個計畫,也是教育部應該考慮的事,而不是一夜之間推出,叫所有師生措手不及。

反對英化數理教育,一直都是大人在反對,卻聽不出一個很合理的理由。我不是贊同老馬的建議,而是在此課題上,我們是不是應該理性地探討這個教育計畫推行的可行性,該如何推行,哪些單位需要配合轉型,老師們是否做好準備等等。

當年的英化數理政策推行數年失敗,擱置了之後也不見檢討,如今倉促推出2.0,當然會引來反彈。但我希望反彈的人士可以理智地思考,而不是為反對而反對。請拋開種族主義和政治利益的牽絆,回到教育本質,去探討它的可行性。

我以前就讀的中學,是馬來西亞少數推行高中英化數理的學校,而這個傳統,在老馬推出1.0政策之前,早已推行很多年。我們從高一開始就從母語數理教學轉型成英語教學,轉型當然需要時間,學生們一開始肯定會不習慣。但我們初中三年的數理和語文學習不是白讀的。數理的知識不會因為語言的轉換而變成另一套理論,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消化而已。

高中生在準備進入本地/國外大學或學院,早已提早三年時間適應英語教學的學習模式,比很多其他學校畢業的同學,更早適應英化數理學習,基本上在大學第一年的學習,我們是過得相對輕鬆的,但其他同學則需要花很長時間在備課。

可想而知,提早英化數理並不見得是壞事,而是這個政策到底該如何進行,如何讓孩子們能夠銜接大學採取全面英語教學的學習環境,教職人員到底有沒有做好準備。

而且大家要搞清楚一點的是,推行英化數理教學,並不意味著扼殺母語的學習。我依然熱愛中華文化,能說能讀能寫,否則我現在的中文程度也就只有小學水平而已。我更鼓勵孩子們先把母語學好,才來學習外語,而不是本末倒置,孩子們把外語學好了,卻連母語都不願說。那些口口聲聲捍衛母語教育的人士,別讓我知道你在家都跟你兒孫說英語吼。

我們並不是要強化英語教學而否定母語教學,也不是在鼓吹母語教育而全盤否定英化教學的利弊,而是該探討各政策推行的可行性。孩子們在未來還是需要跟全世界接軌的,如果打好母語學習的根基,多學一個外語並無不可。我們是一個多元語系的國家,比其他國家許多孩子都需要學習多種語言,這不是孩子的選擇,而是整個大環境的影響。一味推行單一語言學習是否可行,英化數理教學是否可行,孩子們在上大學後時候是否來得及適應以英語教學的學習模式,這是不是教育工作者們應該為孩子們思考的問題呢?還是一味地維護自己的母語教育模式而極力否定其它的教育模式?而反對的理由,可不可以再有說服力一點?

我們需要清楚知道的是,我們不是單一語系/種族國家,推行單一語言教學本來就不容易。對於新建議有所反彈,人之常情,但反對的理由也要有說服力,而不是站在利益考量對錯。當大家在贊同和反對的同時,請務必考慮孩子們,他們才是這個課題上的收益/受害者。當這個課題淪為被種族主義和政治操弄的一盤棋子,但這個課題也沒有討論的必要。

Add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關於我

昇杰 SENG KIT

追光逐影的偽文青,不安於室的攝影人,賣弄文字口舌的旅人。Photographer & Traveller from Malaysia.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