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tober 21, 2018

Author - 昇杰 SENG KIT

追光逐影的偽文青,不安於室的攝影人,賣弄文字口舌的旅人。Photographer & Traveller from Malaysia.

只因为善良

直觉告诉我,RAJIV是一个好人,虽然留着一头长发,不羁的长相,确实会让人错觉他不太靠谱。但打从第一次跟他聊天之后,这推翻了以往自己对当地印度人的偏见。忘了何时,我不知不觉地变得以貌取人来了,到底是我的防备心作祟,抑或路上被骗的几率过于频繁,心里的那道墙,筑得越来越高,变得生人勿近。回想起当时自己这副德性,实在惹人厌,无奈当时我无计可施...

萍水相逢

“我来自泽西(Jersey)。”
前往杰斯梅尔(Jaisalmer)市区三十公里以外的沙丘路上,坐在身旁的嬉皮是这么自我介绍的。也许我的脸上已经充满了问号,没等我开口,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接着说:“你或许会直接联想到新泽西洲(New Jersey)吧?”

走进雨崩村

旅行,有时候因为不可预知的状况,而必须临时改变初衷。
此趟旅程,不巧遇上中国快速发展的步伐,原本欲通往的目的地,修路不通了,只能改道而行。稻城与亚丁,我们因此与它缘悭一面,无奈地埋下遗憾的种子。但更叫人意外的惊喜,其实正在远方的转角处,静候我们的到来。

慢慢来

早在巴士站守候多时的掮客,虎视眈眈车上长得一幅外国人的面孔,一旦发现目标,他们就会蜂拥而上,希望可以做成一单生意。我扛着行囊踉跄下车,在一阵混乱之中,试图弄清楚自己如今所在的位置。但眼前所见,与其说是个巴士站,倒不如说是个巴士和公共交通工具聚集的荒野。

乘着光影旅行

“先生,要拍张黑白照片吗?”
我忽然意识到嘴里的萨摩莎(Samosa)依然原封不动地搁在嘴边,赶紧囫囵咀嚼往食道里推进,礼貌地拒绝那突如其来冒昧的搭讪。

睡在上铺的兄弟

在那争先恐后的扰攘人潮中,我用身体挤出一道缝隙,纵身入车,找到这一晚落脚的卧铺。睡在对面上铺的印度人,盯着我目不转睛,仿佛想告诉我,我走错车厢了,像我这样的旅客,应该至少乘坐有空调的二等车厢才对。我早已习惯当地人扫描般的注目礼,好不容易安顿好沉甸甸的背包,确保一切安全无虞,我这下才能大口地吐纳换气,累垮地摊躺在卧铺上,准备一睡到天亮。

蒙古男子

风尘仆仆完成草原之旅,在乌兰巴托以北转了一大圈,蒙古之旅,转眼已经结束,如今已悠闲坐在韩国仁川国际机场某个角落,等待回返吉隆坡的航班。

旅行有难度

无意间读到一篇关于国家旅行难度指数的分析,除却那些这辈子都不一定有机会去的南北极,印度,算是当中的殿堂级。很多旅人也同意说,这辈子一定要去一趟印度,才能感觉到旅途中的障碍重重,是多么地令人透不过气。

无所事事

来自不同国度的旅人,将仁川国际机场挤得水泄不通。有的准备离开,往登机证上印着的目的地出发;有的刚刚抵步,准备好好地畅游高丽国。

關於我

昇杰 SENG KIT

追光逐影的偽文青,不安於室的攝影人,賣弄文字口舌的旅人。Photographer & Traveller from Malaysia.

臉書 Facebook

Advertis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