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gust 18, 2018

Category - Travel

流连忘返

朋友都说,我在印度过着修行者一般的生活,日出而行,日落而息。回想起来,当时的生活可真有规律,对我这生活作息混乱的工作狂来说,那段日子过得太不正常。在那短短一个月的旅程里,我几乎是晚上十点以前就寝,然后睡到自然醒。所谓的「自然醒」,起床的时候,也不过是凌晨四五点。

只因为善良

直觉告诉我,RAJIV是一个好人,虽然留着一头长发,不羁的长相,确实会让人错觉他不太靠谱。但打从第一次跟他聊天之后,这推翻了以往自己对当地印度人的偏见。忘了何时,我不知不觉地变得以貌取人来了,到底是我的防备心作祟,抑或路上被骗的几率过于频繁,心里的那道墙,筑得越来越高,变得生人勿近。回想起当时自己这副德性,实在惹人厌,无奈当时我无计可施...

萍水相逢

“我来自泽西(Jersey)。”
前往杰斯梅尔(Jaisalmer)市区三十公里以外的沙丘路上,坐在身旁的嬉皮是这么自我介绍的。也许我的脸上已经充满了问号,没等我开口,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接着说:“你或许会直接联想到新泽西洲(New Jersey)吧?”

走进雨崩村

旅行,有时候因为不可预知的状况,而必须临时改变初衷。
此趟旅程,不巧遇上中国快速发展的步伐,原本欲通往的目的地,修路不通了,只能改道而行。稻城与亚丁,我们因此与它缘悭一面,无奈地埋下遗憾的种子。但更叫人意外的惊喜,其实正在远方的转角处,静候我们的到来。

關於我

昇杰 SENG KIT

追光逐影的偽文青,不安於室的攝影人,賣弄文字口舌的旅人。Photographer & Traveller from Malaysia.

臉書 Facebook

Advertisement